=千两
冷cp爱好者。选择性杂食动物,到处出没。弹丸系列在子博→狛枝的灭火瓶,善用归档

© 千两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就算是同性只要是朋友就没问题了吧?(上)

**吐槽向

我又来挖坑了orz

        宇智波佐助心中一直有一个疑惑。
        他曾经几次婉转的和漩涡鸣人表述过自己的问题,他也认真地暗示过。他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冷静的宇智波,语言表达能力绝对在忍者中算一级水平——字字珠玑,惜字如金,用最短的话表达自己的问题。他自认为自己每次已经把问题叙述的非常清楚。然而不管在什么情境下,不管佐助几次曾经感觉自己已经被鸣人的话打动将要和鸣人敞开心扉坦诚相见放飞自我的时候,鸣人总是以一句因为我们是朋友啊结尾就把他噎的半死不活几近吐血身亡。
         
       佐助曾经翻来覆去认真思考什么是朋友。他甚至曾经认真的问过鹰小队的成员们关于朋友的定义。结果反而被重吾和水月嘲笑连朋友的定义都不懂一定没有朋友。自知吃瘪的佐助为了保持形象咬咬牙说朋友那种东西自己根本不需要。然后(自认为)给鹰小队成员留下了一个伟岸的背影离开去独自思考。
       “今天佐助又被那家伙发了朋友卡吗?”水月颇有意味的看着重吾。
       “大概是吧,也就那一个人可以让佐助抓狂到这种地步。”重吾有一茬没一茬的接着话,完全抱持着一种看戏的态度。
       鹰小队的成员可谓说对漩涡鸣人又爱又恨,对他们而言只要鸣人出现第二天佐助就会出现失眠翻来覆去再加上问大家一堆奇怪的问题这种副作用。而这个时候的佐助比任何时间都要来的尤为可爱。
        
       因此,那天鸣人说只有我才能背负起你的憎恨,我会与你背负的这份憎恨一同死去。佐助掩饰了心中好久的欣喜以为鸣人要对自己打直球,但是毕竟佐助要保持自己矜持的画风,于是问题也就变成了鸣人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对我如此执着。佐助觉得自己已经暗示的非常明显了况且在场有这么多人帮自己作证就等对方的一句回答自己就可以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和你回到木叶去。当时还有微风吹过简直就是少女漫画中的一流氛围加一流场景,就差一个完美的告白和一个完美的结局。可惜漩涡鸣人这种地方不掉链子就不是漩涡鸣人了。微风吹起的他的头发的时候他愣是微笑着一本正经地一字一句的对佐助说,因为我们是朋友啊。满心期待此处因有告白的佐助的头发也被微风吹起,却被那句话噎的迟迟说不出一个字。他此刻明明可以不这么震惊但他还是做出了一个非常震惊的表情。关键是他做出这个表情后鸣人竟然对自己说要死一起死,佐助。佐助此刻想着非常认真的在想着你要死自己去死我才不想和你一起死你这个连这种暗示都不明白的人真应该去死一死。不过换而言之自己还真可能和他一起死,鸣人因为过于迟钝而笨死,自己则因为鸣人的迟钝而被气死。想到这里佐助甚至想狠狠拍自己的脑袋自己都在想些都是什么鬼,作为一个宇智波怎么能和这种吊车尾一般见识赶紧摆出曾经冷酷的架势好好和鸣人干一架才是当务之急。
        
       所以那家伙说的朋友,到底是什么啊。
       直到佐助和鸣人大战几百回合后佐助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但他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必须采取迂回战术。如果万一只是自己想多了那家伙说的朋友就是普通朋友的话,那么自己到现在为止所作出的一切暗示简直就是笑话啊,作为唯一的宇智波,想到自己因此颜面扫地甚至可以说为族丢脸佐助就开始心烦。然而那家伙在每次说出因为我们是朋友啊之前的那些话简直就可以编一本情话宝典,佐助发誓自己这辈子没有听到哪个人对自己打过如此多的直球。然而等球要击到自己的时候球好像又恰好拐了个弯飞回去了。想着这些佐助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简直比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还要少女,为什么偏偏对象又是那个白痴吊车尾。在每天睡前佐助都要和自己说三遍自己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吊车尾只是因为他总是说一些令自己误会的话所以自己有点在意他说的朋友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说的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嘛!”佐助在自我暗示之后反而更加心烦意乱却不小心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他听到了不远处重吾和水月不小心没憋住的笑声。这都怪那个混账吊车尾,佐助暗暗想,下一次我一定要打个直球。
       
       
——啊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们的儿子好像喜欢上了男人。
——不过,都是同性的话,是朋友就没问题了吧。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62 )